Baidu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团文化 >

    红墙环绕的明塘波澜不惊九曲河绕过宫殿

    时间:2017-10-15 15:40/点击: 来源:www.tlwzsh.cn

      很多时候,我绞尽脑汁都弄不清楚,自己和灵之间到底是怎么疏远起来的。难道就仅仅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一次醉酒吗?
      
      那天晚上以后,我还是会经常去找她,在她的工作间里看微型小说,看诗刊,看她忙碌的工作。我还是会到她家去,灵的饭菜还是那么可口,但是我
     
    们不再喝酒。每次吃饭的时候,小妹都会兴冲冲的找出一瓶好酒。可是,灵坚持不喝,我一个人喝着也没有情绪。慢慢的,我们都不喝了,小妹在一边撅
     
    着嘴巴。
      
      灵不陪我喝酒了,很无趣。我们之间好像突然丢失了很多东西。虽然,她还会带我到舞厅,她也不跳舞,而是陪着我听音乐,然后在慢四的舞曲响起
     
    来的时候,我们一起站起身。虽然,她偶尔还是会去我工作的地方,站在房檐下看着太阳底下流汗的我,很明媚的笑,把我的那些死党们笑得兵马俑一样
     
    站着发呆。
      
      但是,我知道,我们之间越来越远。就好像是有一块玻璃在隔膜着,谁也没有去触碰它,然后,就渐渐蒙尘,看不清楚了。关于那天晚上她喝醉酒的
     
    事情,我没有提过,从来没有。她也没提过。或者,很多次我们想到要提了,可是语言在嘴边转了个圈,又飞走了。
      
      一直到第二年的夏天,我路过承天大道的时候,无意中遇见了小妹。一年不见,小妹出落得更漂亮了,比她姐姐都漂亮。哥,我妈妈回来了,我们买
     
    了房子,搬家了,人事局新盖的宿舍楼。新房子,四室两厅,里面还带着楼梯。好大好大的房子,我在里面走着,感觉走不到头。说话都要很小声,因为
     
    有回音……小妹说起来眉飞色舞,她的脸色终于像她姐姐一样明媚了。我的心里却是酸酸的,眼前浮现出信王宫那两间老旧的木屋。现在回想起来,好像
     
    连窗子都没有一个,黑洞洞的。黑洞洞的房角里,蜷着两个无助的女孩。……哥,到我家去坐会儿吧,我家里有个酒柜,里面摆满了好酒。姐姐每天都会
     
    把它们擦一遍……我已经很久没有和灵联系了。
      
      就是在和灵越来越远的这段日子,我再一次挖陈刚的墙角,遇见了现在的妻。妻是一个从小被宠坏了的女子,短发,清秀,很冷。看谁都冷冰冰的,
     
    不苟言笑,动不动还有些小脾气。但是,我们却很快走到了一起,吵吵闹闹,反而越来越融洽。
      
      这个过程被我的几个死党看在眼里,很不满意。他们在我面前抱怨妻的种种不是,说妻不好,没有灵漂亮,没有灵温柔。你看,你看她每天都板着个
     
    脸,好像谁欠她多少钱似的。哪里比得上灵,灵什么时候都笑笑的,看着心里就舒服。在死党们的反对声中,我和妻却越走越近,近到分不开了。死党们
     
    还是不服气,他们在一起嘀嘀咕咕,筹划着最后一击。
      
      那是一个周末,大清早的,一群死党就来叫我,说是出去玩。我被他们哄着上街,转了一圈,到中午的时候,上花店,说是买花。买就买吧,我想,
     
    反正不用我掏钱。于是,狠下心,买了平时我只敢看看的很多花。当然,包括十一支玫瑰,既然爱,自然是要一生一世的。我本来打算要九十九朵的,可
     
    惜被他们拉住,只好作罢。笑他们是小气鬼,哄女孩子开心都不舍得花钱。被我训的那个家伙低着头不说话,其实我的心里也很过意不去,好像长这么大
     
    ,我还从来没有给哪个女孩子送过花吧。
      
      买完花,一群人骑着单车浩浩荡荡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商量,说是谁去送花,大家都推诿着,很羞怯的样子。我不以为然了,一群胆小鬼,干不成一
     
    件正事,看我的。然后,我就掉进他们的阴谋里。
      
      其实,在上楼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哪有这么巧,还有别的什么绝色美女,刚好也住在人事局宿舍楼?再仔细一想,10月14日,不正好是
     
    灵的生日吗?想回头,来不及了,一群死党在门洞口堵着。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上楼,找到他们所说的地址,敲门。
      
      那一段经历,我有点发懵。事后,怎么都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像是喝醉酒以后,出现一段记忆空白。恍惚中,好像只是听见小妹的一声惊呼,“哥
     
    ……”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和灵并肩骑行在承天大道上,那群死党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从承天大道一路往东,过东环路,就进入龙山和北湖之间的狭窄道路。道路的尽头,是明朝嘉靖皇帝父母的合葬陵,叫做显陵。我们都不说话,一直
     
    的往前骑。右边是龙山,虽然是秋天,山色仍然青翠着。树荫的底下,隐隐现出一角屋檐,古意盎然的,都是一些富人们的雅致别墅。左边,是北湖,波
     
    光潋滟,把青天还有龙山的影子都倒影在里面。
      
      我不住的向左边侧着头,看北湖,也看灵。她在专注的骑着单车,还是那么漂亮,只是略略安静了些。长发却并不安静,无拘无束的随风横斜飘扬着
     
    ,把我的目光撩得很乱。灵发现我在看她,侧过头对我一笑。今天天气真好,很明媚的阳光,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错觉。
      
      十一刚过,农历九月九还有几天,显陵正值旅游淡季,没有多少人。我和灵在马娘娘(嘉靖皇帝的母亲)坟冢旁一棵大柳树下坐着,看一张照片。是
     
    刚才在紫禁城门口时拍的合影,及时显影的那种。两个人中规中矩的站着,不惯于拍照的我脸色有些木讷,灵却是一脸的笑。在拍照的时候,她略略举起
     
    了右手,露出右腕,什么东西在镜头下反着光。我看看她的手腕,果然是去年这个时候,我送她的那条手链。
      
      每年的三月三,九月九,我都会来显陵,许愿还愿。也是来凑热闹看人。印象中就一直错误的认为,显陵就应该是热闹拥挤的。今天却很安静。安静
     
    的显陵有些清幽,恬淡。风吹着柳树的叶子,莎啦啦轻响。一只野鸡扑棱棱从山谷中什么地方飞出来,又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去了。三面都是很高的山,
     
    把目光慢慢往上抬。密林间偶尔有开始发红的叶子,有一片地方突然凹进去露出平坦的草地,草地还是绿油油的。再往上,就是白云,就是蓝天。脖子有
     
    些酸了。回过头,,绕过甬道,绕过翁仲,妖娆的流向北湖。北湖那边,视野的尽头,是湖岸还是城市的建筑
     
    ?看不清楚,却留下很多遐想。
      
      来,喝点酒。灵突然说。低头一看,她正从一个双肩背包里往外掏东西。一瓶公斤装的茅台,还有一些熟食,两只酒杯。她什么时候背包的?她一直
     
    背着包吗?我有点迷糊。但顾不了许多,喝酒要紧。
      
      酒来了,话也跟着来了。我开始给她讲述显陵的故事。因为当时显陵正在申报世界物质文化遗产,我在市文化局帮忙整理材料的时候,看过很多相关
     
    的书,所以说起来滔滔不绝。什么嘉靖帝坐囚车入京,摘取皇位,先到为君后到为臣的故事;信王府的盘龙菜,炒米茶流落民间,形成钟祥特色风味的故
     
    事;嘉靖帝立先父为皇帝,遭群臣反对,廷杖百官的故事;修建显陵,云南贵州二省阳奉阴违,不肯运来城砖,导致外墙缺少一段,差一云南搭一贵州,
     
    这句钟祥土话的来历……
      
      灵安静地听着,偶尔,轻轻抿一口。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天气凉了,夜幕开始降临下来。我们回去吧,我说。恩,灵回答。喝光杯中剩下的酒
     
    ,开始把背包背在肩上,我们往外走。出紫禁城,过长长的甬道,挥别翁仲望君归,再出外城。眼前就是北湖了。
      
      我们上山吧,灵说,不等我回答,已经当先向山上去了。我稍微一愣,还是紧紧跟在她后面。出显陵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来时的承天大道,沿着北湖
     
    ,笔直的就可以到了她家;另一条是上龙山,到山那边,走七里街,经阳春大街,信王宫路绕过去,明显远了很多。
      
      上到山脊以后,我们开始慢慢的往下骑。天色已经很暗了,我的视力不好,看路不是很分明,不敢骑得很快。灵也一直保持和我并肩。骑了一段,路
     
    边有个村子,村口的小店老板把电视机摆在屋外看着乘凉。电视里在放一个武侠片,应该是《神雕侠侣》。我们停下来看了一阵,电视内容好像很精彩的
     
    样子。虽然都不记得放些什么了,我们还是看得津津有味。但是,不一会儿,起风了。夜晚的秋风吹落了枝头的叶子,一片一片沾在我们的衣服上,脸上
     
    。有一片还沾在灵的头发上,我替她摘下来。她回头冲我一笑,我们继续往前骑。
      
      下山了,绕过显陵的大牌坊,上七里街了。路上的车多起来,不时的会有缺少公德心的司机,把远光灯开得亮亮的。一阵一阵,我就成了瞎子,不知
     
    道眼前的路该怎么走。跟着我走,灵说,声音轻轻的。然后,她在我前面引路,不时提醒我路上有什么状况。这一段路我们骑得很慢,有时候干脆下车推
     
    行。但我很高兴,恨不得路可以更长一些,我们可以一直的走下去,走下去。因为,这是和灵在一起,她说话最多的一次,而且都是她说我听。她的声音
     
    真好听。
      
      上莫愁大道的时候,我的心里开始发愁,心里有些惴惴的。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然后,上阳春街,信王宫路,承天大道。今天
     
    ,灵没有阻止我送她。第一次。终于,到了楼下了。灵停下来,看着我。不说话。我也不说话,虽然心里好像有很多话,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可以把你手里的照片也送给我吗?犹豫了很久,她终于说。
      
      这,我迟疑着。你就不要留着了,让她看见不好。她会小心眼,她会生气,就是因为你没能给她安全感。灵说。我知道这个她是指谁。但是,我从来
     
    没告诉过灵和她有关的事情。
      
      又沉默了一阵,我终于还是把照片拿出来,递过去。灵伸出右手,接过来。我看见那条银色的手链在闪着光。照片上也在闪光。她把照片捂在胸前,
     
    说,再见。然后上楼了。脚步很快,一直没有回头。
      
      我看着她消失在门洞里,突然知道我想说什么。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和别人合影。第一次,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但是,还是不说吧,就当是一个秘密
     
      
      想到这里,我冲着黑洞洞的门洞说,再见。转身,骑上自行车,走了。
      
      秋风一阵阵吹过来,胡乱的掀着我的衣服。有点凉。

    上一篇:面临面与大众谈心交心实打实协助处理难题 下一篇: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http://www.tlwzsh.cn/a/shetuanwenhua/2017/101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