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法律 >

    用最原始的声音阐释着生命和虚妄

    时间:2017-10-15 15:20/点击: 来源:www.tlwzsh.cn

      今天的人们行走在塔克拉玛干的时候,已经看不见水草丰美的罗布泊,看不见罗布泊畔美丽的楼兰,连西域二十四史的掌故,也都被狂沙吞没了,静
     
    默地躺在厚沉的典籍里。只有当狂风掠过的时候,卷起了漫天风沙,卷起一串古老的驼铃声,在记忆的深处,清脆的响起,梦一般悠长。像是岁月另一边
     
    的歌谣,为了谁,在轻轻吟唱。——题记
      
      黄沙,晴空,长河,斜阳
      
      还有几只不知名的大鸟,
      
      在地平线的边缘,使劲的拍打翅膀。
      
      是什么,让大地如此的沧桑
      
      是什么,让我们如此的苍凉
      
      那挂在天边的太阳
      
      是要坠落下去,或者升起来?
      
      我不知道,因为这片大漠,
      
      在这一瞬间迷失了方向。
      
      无情的流沙,
      
      抹灭了骆驼的足迹。
      
      渐渐走远的西天取经的玄奘,
      
      渐渐走远的丝绸之路的辉煌。
      
      在不经意的回首间,
      
      恍然看见的,
      
      莫非是一代高僧的舍利塔?
      
      却也在风沙中销蚀了,倾圮了,
      
      。用最原始的声音阐释着生命和虚妄
      
      历史都在这里跪倒下来,
      
      像是一个历经挫败后,卑微的忏悔者。
      
      可是,在无尽的岁月边缘,
      
      在这看不见生机的黄沙中间,
      
      在这春风都要悄悄绕开的地方,
      
      又是谁,在千百年不变的挺直了脊梁?
      
      是谁生长着一千年不死,
      
      是谁死后一千年不倒,
      
      是谁倒下了一千年不朽?
      
      只有胡杨,
      
      只有胡杨一直在坚守着,
      
      三千年浩瀚的时光。
      
      披着狂风,沐着残阳,
      
      脚踩苍莽流沙,头顶大漠里唯一的希望。
      
      当秋天推着春天走过,
      
      当西风卷着大雪飘落,
      
      江南的烟柳都蛰伏起来以后,
      
      我们都来大漠看一看这些不屈的脊梁,
      
      看他们战天斗地的臂膀。
      
      站着,还是那么稳健,
      
      笑着,还是那么张扬。
      
      他们说生命就是无畏无惧,
      
      他们说落叶飘零是世界在冥想。
      
      冥想天地间永恒的奥义,
      
      至于苦寒和生死,
      
      说实话,没有人放在心上。
      
      路过罗布人村寨的时候,
      
      再回头看一看沙丘那边的胡杨。
      
      看一队骆驼正坚毅地走进沙漠,
      
      不紧不慢的摇响了铃铛,
      
      不要问,他们会走到哪里,
      
      在何处落脚,在何处饮水,
      
      下一站是否还会有胡杨树,不必问,
      
      因为这里是胡杨的故乡。
      
      第84章默认分章[84]
      
      我不喜欢沈从文,我想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第一次读沈从文的文字,应该是他的《边城》。那是十年前的事情,效果不是很好。说实话,根本就没读完。
      
      后来,我喜欢汪曾祺,喜欢到爱,爱到狂热。然后就知道,沈从文是汪曾祺的老师。但是,我还是不看沈从文。就像是我喜欢看苏轼的文章,却从来
     
    不关心的的老师是谁一样。
      
      学生可能因了老师而变得伟大,老师却不会因为有一个伟大的学生,就可以伟大起来。
      
      再往后来,有朋友向我推荐沈从文,说他的文字如何如何的美感,更胜汪曾祺一筹——毕竟,他是汪曾祺的师傅嘛。我也是笑一笑。
      
      我这个人认死理,喜欢看熟人的书,喜欢一遍再一遍看读过的旧书。温故而知新。新鲜的东西,说实话,我不感兴趣。
      
      其实,我是有道理的。这个世界太多的书,有名人的名作,也有不出名的人的名作,还有名人的伪作……多了,太多了,多得没有人可以读的过来。
     
    年少的时候,曾经花过很多时间去品读,在书堆里找书,找一些符合我胃口的文字。既然找到了,自然要多读几次。也不枉费了当初的辛劳。所以,便对
     
    别的文字不屑一顾。
      
      近段时间有些文思枯竭,像是一棵没有养分的树,枝叶都在发枯发黄的样子。当然,这是症状,还不知道病因。我就在想着,是不是需要读书了,需
     
    要一些新鲜的养分补充进来,让自己可以重新鲜活起来,不断壮大。
      
      那天去书店买书,偶然看见沈从文。就想起来,他是汪曾祺的老师,想起来朋友的热情推荐。买一本,回来好好读书吧。
      
      但是,我的胃口依然未变。十几年来都是这样,就好像是吃肉,就好像是喝酒。吃肉,我要吃肥的,喝酒我爱喝高度的。虽然,我知道瘦肉更有营养
     
    ,葡萄美酒更色香味俱全。我喜欢,是因为我喜欢,因为他合我的胃口,和别的都没有关系。所以,再读沈从文的时候,感觉依旧,还是读不下去。我不
     
    知道他在说什么,真的,我开始怀疑他怎么可能教出来汪曾祺这么优秀的学生呢?
      
      也许,这是一个误会吧,我对沈从文的误会。我和很多名作家都有误会。比如巴金老舍冰心曹禺王蒙……反正在中国大陆,政府给予评价很高的作家
     
    ,我都是不怎么待见。这个误会很深。不只沈从文一个。
      
      呵呵!
      
      最后补充一下,我买的是盗版的沈从文。难怪会有误会的,盗版的书,怎么会有真正的知识呢?呵呵!

    上一篇:期望广阔在外温商一肖中特活跃响应家乡呼唤 下一篇: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http://www.tlwzsh.cn/a/yaowenfalv/2017/10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