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当前位置:主页 > 招商引资 >

    红色透过塑料片可以清晰的看见它的脉络

    时间:2017-10-15 15:25/点击: 来源:www.tlwzsh.cn

    叶子
      
      大漠的秋风吹起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要写一写叶子。三片叶子。
      
      第一片,是江南烟雨里的梧桐叶。这一片叶子,压在记忆的最深处。
      
      记忆里,在家乡的那个小山村,我家房角有一棵梧桐树,很高很大的梧桐树。梧桐树是父亲从深山里挖回来的,就栽种在我的卧室窗前。躺在床上,
     
    一回头,就可以看见她摇曳的影子。
      
      梧桐的叶片很大,像一只大大的手掌。梧桐的树荫很浓,在每一个盛夏都为小小的房间撑开了清凉。为什么一定要栽种梧桐树呢?我没有亲口问过父
     
    亲,凭臆测,应该是取“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的含义吧。可惜,我辜负了他老人家的期望,没能成就一番伟业。不过,偶尔的,我会在梦里化身为庄
     
    生的那只大鹏,抟扶摇九万里,非竹英不食,非醴泉不饮,非梧桐不止。这或许是另外一番因缘造化吧。
      
      年少的时候,我喜欢写诗,一些绮丽的小诗。泪咸味,胭脂气。就坐在梧桐树影下的窗前,我在字里行间悲戚,那些梧桐叶就在眼前摇曳着曼妙身姿
     
    。更多的时候,天空开始下雨。疏疏落落的打在梧桐的叶子上,嗒嗒,嗒嗒的脆响。梧桐更兼细雨,很诗意的景致。
      
      于是,我开始走进宋词,凄凄切切的宋词。李清照,朱淑真一一从眼前走过,莫不是泪眼婆娑“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晏几道来了,秦观来
     
    了,“纤云弄巧,飞星传恨……”;苏东坡捧着江城子,陆游则是大声吟哦“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如果是在今天,我一定会指着陆
     
    游的鼻子大骂:“你还是个男人吗?连自己真心相爱的女人都可以割舍,还有脸面在这里伤怀?”但在当时,我不会,我唯一会做的就是随着那个不是男
     
    人的家伙,流干了不应该属于男人的眼泪。
      红色透过塑料片可以清晰的看见它的脉络
      江南的细雨很多,连绵不绝。我沉浸在宋词当中伤怀的时候也就很多。坐在窗前,躺在床上,满耳都是雨打梧桐的声音,一直响彻到梦里。在梦里的
     
    时候,就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个意像。感觉中那梧桐树的叶子,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手掌,小心的捧起打天空中落下的雨滴,像是捧起了全世界的忧伤和希冀
     
    。可是,突然间那只手掌一倾,所有的故事就哗啦啦撒落在地上,跌得珠溅玉碎。
      
      起风了,有一片梧桐叶紧紧贴在窗棂上。这时候,她更像是一只手掌,一只绝望挣扎的手掌。她是想要进来吗?或者是要给我讲述一个结局的故事?
     
    那个夏天我比较懵懂,错过了很多精彩的故事。
      
      第二片叶子是一片枫叶,来自初秋的香山。是我生命中第一个铭勒进心灵深处的女子亲手采摘下来,过塑,然后寄到了黄鹤楼前。
      
      这是一片精美的叶子。血,一条一条的舒展着。均匀。有条不紊。脉络分明。没有一丝瑕疵。每次都让人
     
    怀疑,它不像是大自然的产物,倒是更像一件艺术品。
      
      我把它当成书签,放在书里,作为我阅读的记忆。那时候,我在读赵玫的散文《一本打开的书》。赵玫是个神经质的女子,然后也就影响了我。读赵
     
    玫的同时,我也在读刘索拉《你别无选择》。刘索拉是神经病,我居然也很轻易的被她传染了。认识赵玫和刘索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悲剧。或者,我只是
     
    在看书。偶尔停下来,把那片红叶拿在手里,细细观望它的脉络。有时候,放在眼前,抬起头看天。透过红叶,我隐约看见了什么,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很多年以后,我突然想起来了。当时,我看到的是秋天。红叶虽然绚烂,但是掩不住枯萎的脉络。秋天已经来了。纵然是美,也是一种凄然。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当我想明白这些的时候,那片作为书签的红叶,已经不知道夹在哪一本书里,流落在什么地方。我还会再见到它
     
    吗?或许会吧。
      
      或许有一天,我的女儿捧着一本书过来找我:“爸爸,爸爸,我在书里面发现了一片叶子,一片漂亮的叶子!”
      
      然后,我会惊喜地对它说:“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第三片叶子是胡杨树的叶子,他世世代代生长在大漠当中。
      
      说实话,第一次看见胡杨树的时候,我没能把他和中伟岸的身躯联系到一起。他没有白杨挺拔,也没有垂柳娇美,仿佛一无是处。唯一让我诧异的还
     
    是他的叶子,同一棵树上,居然生长着两种形状完全不同的叶片。让人匪夷所思,以为是视觉错误。但,仅仅如此而已。
      
      在城市里看胡杨是没有味道的,要想真正领略胡杨的英姿,你必须要深入到沙漠里去。到沙漠里看万里黄沙,极目在天空都找不到飞鸟的影子。只有
     
    无边的黄沙,像是固态的海浪,一浪一浪扑打到身前,又一浪一浪扑打向天际。所有的生命都被淹没了,找不到痕迹。
      
      然后,你发疯似的爬上身边的沙山,向下瞭望。你终于看见生命了,是一株株骆驼刺猥琐的从沙堆中探出脑袋。骆驼刺后面是红柳,很卑微的匍匐在
     
    沙地上。视野再向前,你的心头突然一惊。因为你看见胡杨了,那么大的一片胡杨林肃穆的站在那里。脚踩着黄沙,头顶着蓝天,气势轩昂,战天斗地。
      
      是的,就是胡杨林,纯粹的胡杨林,没有一棵杂树。你再也见不到挺拔的白杨,也见不到娇媚的垂柳。沙漠,是胡杨们独有的天地。他们的躯干挺拔
     
    着,他们的叶子欢笑着。什么死亡之海,什么塔克拉玛干沙漠。也不过如此而已。
      
      见过了很多树,都会在秋天因为落叶变得萧条,或者猥琐。只有胡杨,因为秋天变得更美丽。你见过秋天遍野黄叶的胡杨林吗?那一片绚烂的黄色染
     
    透了天际,有黄金的神圣,有佛祖的雄伟,有太阳般艳丽的光芒,然后,他又和大漠黄沙有机的融合成一体。那是这世界最美的图画,是秋天赋予大漠的
     
    杰作。让人流连忘返,让人心旷神怡。又或者如遭雷击,心头极度震撼。紧接着就醍醐灌顶,领悟了天地间的奥义。
      
      大漠的秋风很强劲,胡杨的叶子最终会凋零。但是,没有人会为此而伤悲,因为他们是胡杨。他们是一群勇士,早已参透了人世间的生与死。他们世
     
    世代代战风抗沙,直面死亡。他们会大笑着说,生又何欢死又何惧?这就是活着的气势。
      
      在这里,突然又想起来一个石油人的摄影作品《生与死的对话》。照片上,夕阳照耀着无尽的黄沙,沙丘上并立着两株胡杨,一枯一荣,一生一死。
     
    无论生与死都站得笔直。他们并肩而立,像是在窃窃私语,又像是在仰天长啸。这是怎样一种伟岸的气势。能够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下
     
    一千年不朽的,唯有胡杨而已。
      
      这个秋天,我想去阿克苏的神木园看胡杨。看一群奇崛的勇士,看一片片绚烂的叶子怎么飘落下来。我不是想要留下什么纪念,也不是去悲秋。我就
     
    是想要去看看,或许还会为他们鼓掌。

    上一篇:让我一次次站在新的高度回首的时候傲视苍生 下一篇:海内外浙商代表会聚一堂共话桑梓之情 转载请注明:http://www.tlwzsh.cn/a/zhaoshangyinzi/2017/1015/9.html